二十(一)

我常常想起一些人

没有想念那么黏

没有想望那么热

只是稀薄的想起

​ 2003年的海子生,6岁,小小的身躯,一刻也不停地在田地里奔跑着…

​ 海子生有个朋友叫冯拳,名字里带个拳字,那他的拳头一定很厉害咯,海子生不止一次这样的想过。小女孩叫陆萍,三人的家挨得近,每天总是一同上学,陆萍是喜欢海子生的,她喜欢这个小男孩,她想要和这个小男孩挨得近一点。

​ 一天因为海子生迟到,陆萍和冯拳没有等他便去了学校。他很生气,他觉得他们背叛了他,放学的时候他一个人把他们两个逼到一个小山坡的角落,那是多么喜剧的画面,三个六岁的小孩子如同大人一般认真,冯拳和陆萍很内疚的道了歉,他这才感觉到心里好受一点。

​ 班上有个女孩叫许珊珊,他喜欢这个女孩子,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一群男孩跑去欺负许珊珊,他冲到她面前和那群男孩对峙着,“我要永远保护着她”,6岁的海子生,脑海里很认真的存在着这种想法。他经常去找许珊珊玩,他住在这个村,她在另外一个村子,每次放假他都跑很远去找许珊珊玩,婆婆很担心他,一个小孩子跑那么远。可是他喜欢许珊珊,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,陆萍也不知道这个秘密。

​ 小小的孩子,以为自己已经长大。周末的那天,陆萍把他叫到校场下方的草地上,“我们恋爱好不好”?早熟的孩子,他好像忽然忘了许珊珊,他答应了陆萍,那天他们就像举行仪式一般在互相挽着对方的手。

​ 有只身体带点花色的黄色小狗,那是他婆婆在他五岁的时候从街上买来的。他给它取名叫花花,花花每天都会在校场上的等他放学。去街上玩的时候他总要带着花花,他怕路上的那些狗,他觉得有花花在其他的狗就不敢靠近他。

​ 寒假的一个夜晚花花突然叫了起来,他出去看发现一个男人正拿着”手电筒”在阳台上走过来,他以为是进贼了,在那呆呆的站着。婆婆很快的走过去安抚花花并和男人交谈了起来,“生生”,男人朝他慢慢走来,那是他父亲。父亲,在六岁以前,他对这个词是模糊的,他甚至都记不起父亲和母亲的模样,从小就是婆婆带着他,今天他再次看到了父亲的样子…

​ 第二天他知道了父亲是回来接他和婆婆去天津过年的,他住在四川的一个小村庄,从四川到天津,他对这距离没有概念,只知道他见到了父亲,到天津以后还会看到母亲。他们是在大年初一的头两天到的天津,母亲居然不是和父亲住在一起,母亲将他接过去的时候他感觉是一个陌生女人带走了他。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这个就是我妈妈吗?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疑问,没有感觉,反而还有点怕,过年这几天,团圆饭,买衣服,放鞭炮,拜年,父母带着他到处转了几天。一天早上,他在母亲家见到了一名男子,戴着眼镜,很瘦的一个男人,母亲让他叫男人马叔叔,马叔叔好像很喜欢他,给他马衣服,带他去游乐园玩。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叔叔,他更喜欢和父亲在一块。

​ 年过完了,父母该上班了,他也要回去了,父母却和他一起离开了天津,记不得是怎么回家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家的时候又只剩他和婆婆两人了。

​ “过些时候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”婆婆语重心长的说到…

❤赏点钱让我买杯快乐水8❤